<dd id="16661"><samp id="16661"><kbd id="16661"></kbd></samp></dd>
<label id="16661"></label>
<label id="16661"><p id="16661"><noframes id="16661"></noframes></p></label>

<cite id="16661"></cite>

我要投稿 投訴建議 手機版

籌筆驛古詩詞鑒賞

時間:2021-03-18 19:37:41 詩詞名句 我要投稿

籌筆驛古詩詞鑒賞

  在平時的學習、工作或生活中,大家都收藏過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古詩吧,古詩言簡意豐,具有凝煉和跳躍的特點。你還在找尋優秀經典的古詩嗎?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籌筆驛古詩詞鑒賞,僅供參考,歡迎大家閱讀。

籌筆驛古詩詞鑒賞

籌筆驛古詩詞鑒賞1

  籌筆驛

  猿鳥猶疑畏簡書,風云常為護儲胥。

  徒令上將揮神筆,終見降王走傳車。

  管樂有才真不忝,關張無命欲何如?

  他年錦里經祠廟,梁父吟成恨有余。

  翻譯:

  韻譯猿鳥猶疑是驚畏丞相的嚴明軍令,風云常常護著他軍壘的藩籬欄柵。諸葛亮徒然在這里揮筆運籌劃算,后主劉禪最終卻乘坐郵車去投降?酌髡娌焕⒂泄苤俸蜆芬愕牟鸥。關公張飛已死他又怎能力挽狂瀾?往年我經過錦城時進謁了武侯祠,曾經吟誦了梁父吟為他深表遺憾!

  注解①籌筆驛:舊址在今四川省廣元縣北!斗捷泟儆[》:“籌筆驛在綿州綿谷縣北九十九里,蜀諸葛武侯出師,嘗駐軍籌劃于此!雹谠厨B句:諸葛亮治軍以嚴明稱,這里意謂至今連魚鳥還在驚畏他的簡書。疑:驚。簡書:指軍令。古人將文字寫在竹簡上。③儲胥:指軍用的籬柵。④上將:猶主帥,指諸葛亮。⑤降王:指后主劉禪。走傳車:公元263年(魏元帝景元四年),鄧艾伐蜀,后主出降,全家東遷洛陽,出降時也經過籌筆驛。傳車:古代驛站的專用車輛。后主是皇帝,這時卻坐的是傳車,也隱含諷喻意。⑥管:管仲。春秋時齊相,曾佐齊桓公成就霸業。樂:樂毅。戰國時人,燕國名將,曾大敗強齊。原不忝:真不愧。諸葛亮隱居南陽時,每自比管仲、樂毅。⑦他年:作往年解。錦里:在成都城南,有武侯祠。⑧梁父吟:兩句意謂,往年曾謁錦里的武侯祠,想起他隱居時吟詠《梁父吟》的抱負,不曾得到舒展,實在令人遺憾。

  賞析:

  籌筆驛,古地名,舊址在今四川省廣元縣北。相傳三國時蜀漢諸葛亮出兵伐魏,曾駐此籌畫軍事。很多詩人留下了以籌筆驛為題材的懷念諸葛亮的作品。公元855年(大中九年)李商隱罷梓州幕隨柳仲郢回長安,途經此驛,寫下這首詠懷古跡的詩篇。此詩同多數憑吊諸葛亮的作品一樣,頌其威名,欽其才智;同時借以寄托遺恨,抒發感慨。不過此篇藝術手法上,議論以抑揚交替之法,襯托以賓主拱讓之法,用事以虛實結合之法,別具一格。

  詩寫諸葛亮之威、之智、之才、之功,不是一般的贊頌,而是集中寫“恨”字。為突出“恨”字,作者用了抑揚交替的手法。首聯說猿鳥畏其軍令,風云護其藩籬,極寫其威嚴,一揚;頷聯卻言其徒有神智,終見劉禪投降,長途乘坐驛車,被送往洛陽,蜀漢歸于敗亡,一抑;頸聯出句稱其才真無愧于管仲、樂毅,又一揚;對句寫關羽、張飛無命早亡,失卻羽翼,又一抑。抑揚之間,似是“自相矛盾”,實則文意連屬,一以貫之。以其威智,霸業理應可成,然而時無英主,結果社稷覆亡,一恨;以其才略,出師理應告捷,然而時無良將,結果未捷身死,又一恨。末聯“他年錦里經祠廟,梁父吟成恨有馀!笔钦f,昔日經過錦里(成都城南)諸葛武侯廟時,吟哦諸葛亮的《梁父吟》,猶覺遺恨無窮。而所謂“恨”,既是寫諸葛亮之“遺恨”,又是作者“隱然自喻”。以一抑一揚的議論來表現“恨”的情懷,顯得特別宛轉有致。

  古典詩歌中,常有“眾賓拱主”之法。李商隱這首詩的首聯,用的就是這種手法。出句“猿鳥猶疑畏簡書”。是說,猿(一本作“魚”)和鳥都畏懼諸葛亮的軍令,說明軍威尚存;對句“風云長為護儲胥”是說,風云還在護衛諸葛亮的營壘,說明仍有神助。正如范仲溫《詩眼》所說的:“惟義山‘魚鳥’云云,‘簡書’蓋軍中法令約束,言號令嚴明,雖千百年之后,‘魚鳥’猶畏之;‘儲胥’蓋軍中藩籬,言忠義貫于神明,‘風云’猶為護其壁壘也。誦此兩句,使人凜然復見孔明風烈!边@里沒有直接刻畫諸葛亮,只是通過猿(魚)鳥風云的狀態來突出諸葛亮的善于治軍。猿鳥風云的狀態在作者想象中,是由諸葛亮引起的反應,這些都作為“賓”,用以突出諸葛亮軍威這個“主”。這些作為賓的自然景物。是擬人化,有某種特別的.象征意義。猿鳥風云,作為籌筆驛的實景,還起到渲染氣氛的作用,使人有肅穆之感;但是并不是單純的氣氛描寫,而是化實為虛,實景虛用,以賓拱主,直接突出“孔明風烈”這一主體。

  李商隱好用典故。宋魏慶之《詩人玉屑》卷七云:“李商隱詩好積故實!彼麗郯压湃肆_致筆下,自由驅使,不問時代先后,都可以在他的詩境中同時出現!肮軜酚胁耪娌汇,關張無命欲何如”,此題所詠乃諸葛亮,則此聯對句中的關羽、張飛為其同時人,是今;管仲是春秋時人,樂毅是戰國時人,遠在三國之前,是古。用事以古今成對,出句以古人比擬諸葛亮,對句實寫諸葛亮同時人關、張,即以古對今,以虛對實,而且對得極為自然。其所以如此,是因為諸葛亮“每自比于管仲、樂毅”(《三國志·蜀書·諸葛亮傳》),故以管仲、樂毅直指諸葛亮便是很自然的事了,所以所謂“管樂”可以說雖“古”猶“今”,雖“虛”猶“實”,與關、張對舉,可稱為“奇”,然而卻又不足為奇。

籌筆驛古詩詞鑒賞2

  籌筆驛懷古

  羅隱

  拋卻南陽為主憂,北征東討盡良籌。

  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。

  千里山河輕孺子,兩朝冠蓋恨譙周。

  惟余巖下多情水,猶解年年傍驛流。

  【注】①籌筆驛:驛站名,位于今四川省廣元市朝天區軍師村,因諸葛亮多次在此駐軍籌劃軍事而得名。②羅隱,唐代詩人。應進士試屢試不中,史稱十上不第,一生不得志。③譙周,三國時蜀國大臣,在鄧艾逼近成都時,力排眾議,勸蜀后主劉禪投降。

  1、前兩聯概括了諸葛亮生前的那些事跡?對全詩情感的抒發起了什么作用?請結合詩句內容分析。(5分)

  2、后兩聯用什么手法表現情感?這樣寫有什么好處?請簡要分析。(6分)

  參考答案:

  1、①事跡:走出南陽輔佐劉備,北伐運籌帷幄,赤壁之戰借助天時地利大捷,時運不濟事業受挫。②作用:這些史實中寄寓了詩人對諸葛亮忠智的贊揚,對其命運的感慨,奠定了全詞的情感基調。

  2、①用襯托、擬人等手法表現情感。②用昏君庸臣葬送大好河山徒留遺恨襯托諸葛亮的忠誠與功績,寄托對他的懷念之情。用擬人手法寫檐下流水,借景抒情,原本無情的流水也變得如此多情,日日夜夜傍驛流著,仿佛在懷念諸葛亮,更何況人。③這樣寫把抽象的情感寫的具體形象,委婉深沉,耐人尋味。

  賞析:

  羅隱(833-909),字昭諫,新登(今浙江新登)人。咸通元年至京師,應進士試,歷七年不第。咸通八年乃自編所作為《讒書》,益為統治階級所憎惡,所以羅袞贈詩說:讒書雖勝一句休。黃巢起義后,避亂歸鄉。晚年依吳越王錢戮,任錢塘令、諫議大夫等職。

  籌筆驛,在今四川廣元縣北,相傳諸葛亮出兵攻魏,在這里籌劃軍事。

  一開頭就聯系諸葛亮,再聯系籌筆驛作出高度的總括 :拋擲南陽為主憂,北征東討盡良籌 。諸葛亮因劉備三顧茅廬去請他,他拋棄了在南陽的隱居生活,為主公劉備分憂,出來輔佐劉備建功立業。北征東討的運籌帷幄,他的計謀都是好的。這里主要是北征,籌筆驛是為伐魏運籌,是北征;東征是陪襯,不是指打東吳。劉備去打東吳,諸葛亮是反對的,他沒有東討。這里實際上是南征北伐,不說南征北伐而說北征東討 ,因為上句已用了南字,為避開重復,所以這樣說。

  二聯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 。時來句當戰赤壁之戰,當時孫權、劉備兩家的兵力,聯合起來也不能與曹操大軍相比。只是倚靠了長江之險,曹操北方的軍隊不習水戰。又靠了東風,好用火攻來燒毀曹軍的戰船取勝,這是利用天時地理來獲勝,所以說天地皆同力。時運不濟,象李商隱詩里說的:關張無命欲何如?關羽、張飛都早死了,不能幫助諸葛亮北伐,英雄也不由自主。

  三聯 :千里山河輕孺子,兩朝冠劍恨譙周 。諸葛亮死后,魏將鄧艾率軍攻蜀,譙周勸后主投降。后主聽了他的話投降了。蜀國千里山河 ,孺子阿斗輕輕地斷送了。兩朝冠劍:指在劉備和后主兩朝的文臣武將 ,主要是指諸葛亮,他既管政事,又管軍事,是兩朝冠劍。他如有知,一定是恨譙周的。

  末聯歸結到籌筆驛 :唯余巖下多情水,猶解年年傍驛流 。在驛亭的巖下水,還在傍驛流著,好像在懷念諸葛亮。

  機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它像鳳毛麟角,希罕至及,三國時期的周瑜就曾慨嘆過:萬事具備,只欠東風。

  《籌筆驛》詩中的兩句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, 所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機不可失,時不在來。萬事都皆求一個,天時地利人和,若不能慧眼識辨,它就會瞬間消失。

【籌筆驛古詩詞鑒賞】相關文章:

1.涼州詞古詩詞鑒賞

2.經典愛情古詩詞鑒賞

3.《休假還舊業便使》古詩詞鑒賞

4.初中古詩詞經典名句鑒賞

5.江雪古詩詞鑒賞

6.小學生古詩詞《涼州詞》鑒賞

7.優美古詩詞鑒賞10首

8.100句經典古詩詞名句及解釋鑒賞

9.有關重陽節的古詩詞鑒賞集錦

快3平台